诗人,实力派青年作家——许元祥

    中华许氏网 2010年4月2日 百度


许元祥  
诗人,实力派青年作家

  年轻时代许元祥,男,汉族,1987年7月生,安徽安庆枞阳县人。笔名独在、许振霄、江南未济生等。网名许我今生、谁共我醉明月等。中国共青团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个人简历

  1994年9月—1999年6月,安庆市枞阳县官埠桥镇黄华小学
  1999年9月—2002年6月,安庆市枞阳县龙桥初级中学
  2002年9月—2006年6月,安庆市杨桥高中 省作文竞赛第三名
  2006年9月—2008年6月,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任文史系学生会纪检部副部长,学代会代表。校文学社、话剧社成员
  参加由亳州市金融联合会主办的大学生“征信”征文,获一等奖,参加第四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获精英奖、卓越诗人奖,荣获“中国百名杰出诗词艺术家”称号,签约《诗词世界》杂志社。
  2008年10月加入安庆市作家协会。
  
作品选读

  现代诗——《 城市意识流》 
  目的地还没到达,
  我知道自己要继续奔波。
  天空是陷阱一方,
  未来是鸟儿流浪的翅膀。
  街灯迷离,
  是地狱还是天堂;
  人潮汹涌,
  是白昼还是夜晚?
  我想我是醉了,
  醉在柔美的夜的胸膛,
  她是有木槿花的芬芳,
  有百合的羞赧,
  有星子般的光芒。
  我是一个寻找家的孩子,
  孤独,冷寞,哀怨又彷徨。
  在没有你的城市里,
  雨水像思念一样蔓延滋长,
  阳光却少得可怜。
  是谁对谁意兴阑珊,
  是谁说相守不如相忘?
  你的背影是今夜的街灯,
  在雨里昏昏黯黯,
  却依旧给我温暖。
  我可以放下包袱,
  也可以忘记忧伤,
  天下有没有不散的筵席,
  于我这局外人何干?
  过去的早该遗忘,
  未来的太过迷茫,
  我只是一个路人,
  对安静,自由,幸福还抱着
  些许希望。
  有谁赠我一个远方,
  让我无虑的飞扬。
  我要把希望一一放进相框——
  那镶着梦想花边的相框。
  天空把蔚蓝珍藏,
  大海把贝壳珍藏,
  城市把文明珍藏,
  爱情把甜蜜珍藏,
  而我,
  只想把这首小诗珍藏。
  2010年1月30日
  许我今生(许元祥) 记于傲香居
  收入《傲香居诗文选集》
  古典诗词——《写意两章 》
  (一)写愁
  曾羡周郎罪舞剑,而今曲误倩问谁?
  万种风情逐逝水,千般相思付劫灰。
  月影曳曳何人赏,前事匆匆岂堪追?
  我纵有愁写不得,惟将胸襟托紫微。
  (二)写恨
  多情恐遗世人笑,薄情怎堪诩英雄?
  孤身四海一帆恨,兄弟飘零两不知。
  对镜方惊潘鬓老,举杯只惭陆海穷。
  梦到醒时知是梦,恨到浓时味亦醇。
  20101月21-22日 记于安庆
  对联——《砖联瓦对》 
   (1)黄金黄精,二黄并具,贫苦疾病难沾身;
  也是作家 骄气娇气,两气皆祛,精神物质易衍生。
  注:黄金,医贫也。黄精,中药药名,医病也。
  (2)霍去病,西汉武将,大义薄云天,霍然只求九州去病;
  辛弃疾,南宋词帅,微言酬壮志,辛苦但盼河山弃疾。
  (3)革命尚未成功,何时成功?
  同志仍须努力,怎么努力?
  (4)西递投望眼,笑看扬子江头杨柳瘦,柳摇柳曳;
  宏村递晴眸,坐观黄山峰上白云肥,云卷云舒。
  (5)孟婆汤,人间岂有孟婆酿;
  忘情水,红尘焉可忘情去?
  (6)无聊,无聊,聊把酒消无聊,无聊更甚;
  愁苦,愁苦,苦滴泪洗愁苦,愁苦益深。
  (7)道济皈佛谋济道;
  鉴真渡海求真鉴。
  (8)梅子黄时雨方回?
  明月几时有子瞻?
  (9)满庭芳中蝶恋花,花事近;
  醉乡我独往 沁园春里长相忆,忆江南。
  《安庆,天亮了》 
  仿佛经年的期盼,
  只为了等待遗失的阳光;
  仿佛曾经的守望,
  只为了寻找湮没的辉煌;
  仿佛如今的泪光,
  只为了洗刷模糊的过往。
  就这样,
  你在黑夜里孤芳自赏,
  默默咀嚼着孤单。
  纵然月光依旧躺在夜的臂弯,
  纵然星星仍然困倦的慌,
  可是,
  你睁开眼看看前方——
  在着春风沉醉的夜晚,
  在那遥远而陌生的东方,
  已经多了一份你所熟悉的白色光芒!
  原来,
  回首可以发现沉默的时光,
  抬头却能沐浴欲来的阳光。
  在如此美丽的光景中,
  如果你要继续在梦里徜徉,
  请给我一个沉睡的理由!
  请正视我凝望你的目光!
  请珍惜600多万双眼睛里
  熠熠闪耀的——太阳!
  2008。3。10。于安庆未济斋
   散文诗——《昨夜星辰昨夜风》 
  只要有风,青春是不会死的。在青春这些可歌的年代,我们欲放歌,但终于不能,于是只好微笑的面对着风起云涌。
  只要有星,荣光是不会灭的。在星光熠熠照耀的青春,我们欲哭泣,但终于没有,于是只好遥望星辰作着自己的梦。
  只要有梦,我们是不会老的。在梦里依稀的泪光之中,我们欲沉沦,但终于未曾,于是只好在路途艰辛之中寻幸福的甜。
  有青春,总是会有梦的,纵然往事如昨,难道不是依然历历在目?如何放弃,又将如何追忆?
  昨夜星辰昨夜风,在昨夜明明没有泪的,为何今日的少年会“青衫湿”呢?
   散文——《一日的风雨》
  早晨起来,便感到一股清凉的风顺着窗户钻到我的斗室,惬意已极。在上班路上,虽看到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太阳的身影,心情却异常欢欣。不同昨日。
  最近几日,可苦了我了,才过立夏不久,气温居然扶摇直上,一路攀援到34-36℃,“春意阑珊”倒是不假,但非但五更“不寒”,反而一味地“闷”与“热”,实在沉闷的透不过气,整天动不动就汗流浃背,浑身粘乎乎的,睡思昏沉,食欲不振,做什么事都无心、无力。
  现在好啦,瞧,那轻柔的风轻抚着你的面庞,像父母慈爱的目光,恋人温柔的小手。就连那些做生意的大妈大婶都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用手轻轻拢一下头发,再让一面来的一股清风将之拂向耳后,像拂去了烦恼和忧愁一样,人变得轻松而自在。大街上的行人也多了,或独行,或成双,或结队,不再缩在屋里,而去外面呼吸新空气了。而我呢,骑着自行车,任那风鼓振着衣袖,虽不在山中,却大有“山风振我衣”的豪情;虽春天已尽,却大有“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曼妙。红尘俗世之中,音乐固可怡情,文字固可鉴心,但都不如这夏日的一阵清风来得真切,来得及时。只消让她轻轻一抚,烦忧也忘了,寞落也丢了,剩下的只是使不完的激情,只是对生活无尽的信心和盼头。
  至于雨,天阴、风起之后,总少不了了她的芳踪,几通雷过后,幕天席地的便下起雨来,街道上的浮尘被冲干净了,花草树木也洗了一次“天浴”,都焕发了姿容,飞扬着神采,好迎接一个新的明天。
  我不是不知道,更残酷的盛夏仍会不可避免的接踵而至,但,有这一日的风雨,心中早已感到满足。且趁着这一日的风雨,在轻柔的清风中互道一声“珍重”,在飘扬的飞雨中互说一句“努力”,且沐着这一日的风雨,好好休息,好好学习,也好好工作。正如诗人洛兵在《晚钟》中说的:“醒来的人,请守好你们的梦想,熟睡的人,请把一切遗忘。”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无愧于今日的风雨,无愧于明日的阳光,也要对得起自己的一颗心。
  这一日的风雨啊,君之将去,我且送君千里;君之将留,我且陪君良宵。这来日的阳光啊,我愿与君同在同行!
  许我今生(许元祥)
  于20090512免锣小舍
  随笔——《风,吹向2010》
  2009的背影,
  在夜色里消融;
  2010的呼吸,
  在阳光里清晰。
  她来的似乎不经意,
  有一点突兀,
  我却有一点彷徨。
  此间的我对着灯光,
  睁着惺忪的双眸,
  看人世的洗乐悲欢。
  新的一年,
  对孩子而言,
  自然是长大一岁的狂欢,
  而对于我们,
  这样尴尬的青春,
  只是老了一载的尴尬。
  今夜的风,
  有点冷,有点凉,
  有一些已沁入愁肠,
  只待一颗热泪边尽洗悲凉!
  没有人愿意披着清冷月光,
  在夜色里徜徉,
  我们都是在期待,
  在梦里期待
  那些对我们饱含期待的目光。
  那些离别,
  也许久了便不再悲伤。
  平明送客,
  孤独的何止楚山?
  阳关折柳,
  只劝君台尽饮此杯!
  那些永伤,
  也许久了便不会刻骨。
  好像就这样一直牵着你的手,
  走过青春,
  走过风雨,
  走完我们的以后。
  人生有太多的不得已,
  想忘记你,
  却也只是一个奢望——
  我抬起头,
  仰面袭来的是你的气息,
  你的笑,
  你的愁,
  你的每一个孩子般的想法。
  该是下雪的时候了,
  该是走的时候了,
  该是离去的时候了,
  我不想别人的挽留,
  我只要你一个鼓励的眼神,
  为此,
  我还有什么不敢奋不顾身?
  那些年华,
  真的就像水一样,
  我欲触摸,
  却只有一点冰凉,几缕微风,
  幸而我们还有明天,
  至少我们还有现在。
  有些爱,
  被我们以往在远方;
  有些痛,
  被我们背负在身上;
  有些人,
  与我们阔别在天涯;
  有些梦,
  又与我们失之交臂!
  总是想,
  自己还很年轻吧,
  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挥霍,
  还有很多梦可以做的放肆。
  蓦然回首,
  也应惊觉梦阑珊。
  幸福最触手可及的地方,
  若非天堂,便是无间地狱。
  梦里依稀的泪光,风中隐约的笑颜,
  使我们于此生追求的生的意义。
  风,带着微笑,带着泪水,
  风,带着欢呼,带着叹息,
  风,裹挟云雨,并同日月,
  且随我——
  一起去向2010年的春天!
  2010年1月1日 初稿
  2010年1月2日 增改稿
  许许 于宜城
   散文——《洋槐花在梦里》
  洋槐,在我的家乡被称作“刺槐”,因其周身多刺,倒也形象贴切。只是不明白她的“洋”名字由何而来,是和“洋火”、“洋铁”、“洋枪”一样由外邦远渡重洋、关山万里而来到华夏的吗?此类问题我无力深究,唯有交给历史学家或植物学家了。
  洋槐的生命非常旺盛,每年都有好几次被我用柴刀斩断其根丫,供母亲做饭菜用的柴火。可不过多些日子,它依旧顽强而倔强侧“死而复生,开枝散叶”,这让我气愤而又无奈,因为它的多刺,我不方便砍伐,母亲也不方便把它塞进灶膛。虽然,我也佩服它的顽强,但从心底却厌恶它的“死缠烂打”。
  只是,洋槐得不到我过多的青睐,但对于它的花——洋槐花,我却甚爱。
  每年阳春三月,洋槐树贪婪的呼吸着阳光和雨露,在某一夜回报给我们满树槐花。第二日推门一看,哗,整个花的白色海洋,整个花的清香世界,实在让人如处梦里,如在云间。倘是夜来风雨,翌日,“花自飘零水自流”,也是别有一种伤春的深意在心间起伏。
  槐花不但可观可赏,亦是一道美味佳肴。洋槐蜜众所周知,在此便不赘述。这里只介绍一个很简单的“槐花炒鸡蛋”:将槐花用手捋下,洗净,焯水,加几个鸡蛋,炒起来吃是很美味的,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白嫩的花芽紧拥着金黄的鸡蛋,不用亲口尝到,想必你早已垂涎了吧?
  而我曾做过的一道“槐花茶叶蛋”,也很好吃,具体方法是:将鸡蛋洗净,用冷水煮熟,将壳敲碎(最好是全部剥净),先加入桂皮、香叶、茴香、姜片等香料,用半文半武火将水煮开,再放入必不可少的油盐酱醋糖等调料,加适量茶叶,一并放进已洗净的洋槐花,文火慢熬,不出半个小时,香味便会四溢而出。关火之后,最好仍冷却、浸润几个小时,这样会更加入味。已经不记得是哪年了,我做了这个蛋给母亲吃,她高兴的好幸福。这道菜有何食疗效果,我不甚清楚,但我知道掺入了春意、花气、茶香还有真心的菜一定很好味。
  城里人将吃香椿芽美其名曰“吃春”,浪漫而有诗意,我们农村的人却只知道望着满树洁白如雪的槐花,心中暗想着往后的美好生活,再弓下腰,流着汗在诗人笔下“芬芳的泥土”上劳作,很少能得到空闲的时间。
  我做过的梦里还不曾有过洋槐花,但在我内心深处始终把她当梦一样的深藏,想家了,想亲人了,或者累了,失意了,都可以在她沁我心脾的芬芳中嗅到爱,闻到春天。
  现在回去,洋槐花大约早已谢了吧,连满地的落英缤纷都再难见到,唯有期许明年。然而在我心中,在我梦里,她却无时不在,无处不怒放如生命!
  许我今生
  20090508初稿于免锣小舍
  20090510-11改稿于安庆
   歌词——《千王之王》 
  王者莫再悲,
  莫要再伤,
  英雄有泪不轻扬。
  记得当初你和我,
  背上行囊别爹娘。
  是要,
  为人生,
  好好拼一场。
  如今,
  泪暗潸,
  清梦已成旧风霜。
  莫再悲,
  莫要再伤,
  人世几人堪称王?
  记得当年你和我,
  踌躇满志远乡关。
  是要,
  为前程,
  好好干一番。
  如今,
  夜未央,
  愁里泪里望家山。
  莫再悲,
  莫要再伤,
  倚楼把风雨淡看。
  记得当时你和我,
  携手并肩看斜阳。
  决心为此人间,
  多添一份灿烂光芒。
  千王,
  万王,
  不及我之为王。
  笑看,
  淡看,
  烟雨将我夸赞。
  可使用顾嘉辉所作《千王之王》乐曲试唱. (作者自评)
   现代诗——《看》
  你看我的眼里,
  有我的眼睛在看你。
   古典诗词——《安庆江上》
  以我半生泪,化作水东流。
  萋萋江边树,黯黯怀中忧。
  滔滔从此逝,明明自兹求。
  万里河山在,寂寞江上秋。
  ——许元祥
  20090329于安庆
  《人间诗词》——天涯明月卷(中国古典诗词曲赋)名句选 许元祥 部分 (302)江湖相逢酒一杯,意气相期共生死。——(当代)许元祥《太平天下》
  (303)滚滚大江水东逝,漠漠寒山烟如织。——(当代)许元祥《太平天下》
  (304)江南岑远梦,杨花一朵了残春。——(当代)许元祥《水龙吟》
  (305)平生好说闲愁,仗剑行,倚天难啸。酒已浊矣,不妨痛饮,吩咐萧萧。——(当代)许元祥《水龙吟》
  (306)问世间,拼拼争争夺夺,又是如何?——(当代)许元祥《水龙吟》
  (307)天边云归来,寂寞随风去。狂歌释忧怀,暗影正徘徊。——(当代)许元祥《心宇偶拾》
  (308)痴狂不为伊人语,风流只是自娱故。萧萧一路秋风住,梅花万里执手处。——(当代)许元祥《执手吟》
  (309)谈笑声里挥千军,弈酒之中挽败局。——(当代)许元祥《咏“石敢当”三败“曾剃头”》
  (310)胸怀伟略出深山,丈夫立志气轩昂。可怜天公妒雄才,英雄末路泪潸潸。——(当代)许元祥《大渡河》
  (311)千金一饭图报易,万字文章济世难。酒能销愁亦何妨,难得人间醉一场。——(当代)许元祥《冬日奉赠诸兄弟兼慰己心》
  (312)回首旧时年少,一段幸福缭绕。烟水两茫茫,凝望前事渺渺。笑傲。笑傲。云淡风清梦好!——(当代)许元祥《如梦令·忆昔》
  (313)英雄累,美人瘦。可怜白了少年头。——(当代)许元祥《渔歌子·叹世》
  (314)天不生日月,万古长如夜;世不出英雄,黎庶贱如尘。——(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15)六上安庆,天意谁料祸共福?三下武昌,一心只问成与败。——(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16)万千将士血,恨未溅沙场;一众家眷情,痛已葬红尘。——(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17)纵英雄,焉无儿女情长处?是儿女,总有英雄气短时。——(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18)无奈白衣渐侵尘,可怜霜锋不应心。——(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19)大渡河畔浪涛急,凄风苦雨,几番消磨英雄?安顺场内云雾惨,穷山恶水,千般难为好汉!——(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0)忠义难移,幸有薄泪酬知己;天真不改,憾无好计慰平生!——(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1)呜呼,神骓已然逝,英雄从此昂首去,痛何如之?恨何如之?嗟呼,虞姬奈若何,知己他日再难寻,伤何如之?憾何如之?——(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2)昨日长城万里,今朝英魂一缕。——(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3)人非圣贤,岂无负气一事,惟是去留肝胆两昆仑;王本布衣,不愧忠义二字,莫论生死胸膺同浩然。——(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4)应常省,革命尚未成功,何时成功?须记取,同志仍需努力,怎么努力?——(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5)如今江上明月伴清风,祈愿殿下安歇;此间人世细雨映微云,惟思我辈奋起!——(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6)文章写不尽,悠悠沧桑史;拙笔叙不完,浩浩古今情。——(当代)许元祥《赋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兼写平生意气》
  (327)眉凝三江雪,眸钓五湖烟。最是痴绝处,欲笑还颦颜。——(当代)许元祥《美人吟》
  (328)少年不许轻言败,暮时也可尽赏花。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当代)许元祥《奉赠闲人》
  (329)携剑越江湖兮我心独醉,弄弦看风雨兮我情独傲。风也萧萧,雨也飘飘,那些个前尘旧约都随云烟逝了。——(当代)许元祥《少年行》
  (330)夜竟沉沉如有待,春岂遥遥不可期?苍穹漫刻相思句,天地细篆愤世诗。——(当代)许元祥《夜中安庆》
  (331)豪情万丈终不改,我以我心济此世!——(当代)许元祥《夜中安庆》
  (332)一梦杭城秋仍在,几番醒觉春已去。——(当代)许元祥《烟雨行》
  (333)江海遣遥梦,风月弄旧。谩道人生好,孰知多飘零。——(当代)许元祥《遥梦》
  (334)漫漫江湖远,萧萧风雨长。——(当代)许元祥《清明暮雨》
  (335)白衣渐侵尘,形孤影正单。——(当代)许元祥《清明暮雨》
  (336)以我半生泪,化作水东流。萋萋江边树,黯黯怀中忧。滔滔从此逝,明明自兹求。万里河山在,寂寞江上秋。——(当代)许元祥《安庆江上》
  (337)梦里雁归云,醒却风入松。花笑我多情,我望水匆匆。——(当代)许元祥《调笑令》
  (338)剑气横天外,英名播宇内。孰为知己故,乱抛相思泪!——(当代)许元祥《吟剑诗》
  (339)夜来无事更无聊,何妨书灯两相亲。——(当代)许元祥《夜读达夫》
  (340)沉沦一曲真肠断,还乡有泪归途上。已是青春半潦倒,依然情多爱美人。读来字字皆肺腑,断无半句是呻吟。——(当代)许元祥《夜读达夫》
  (341)中原有故乃如我,江海寄梦待寻君。明月从此为我明,江天一色无纤尘。——(当代)许元祥《夜读达夫》
  (342)山前无雨半黄昏,想夜深,更无灯。——(当代)许元祥《青玉案·瞻池州烈士陵园》
  (343)遥想当年众豪雄,遍扫狂虏恰如风。而今梦魂难再逢。——(当代)许元祥《青玉案·瞻池州烈士陵园》
  (344)两岸楼高穿碧穹,一门心思望前程。——(当代)许元祥《雨中行——雨后车次白洋河岸》
  (345)想是他年今宵中,风光难与此时同。丝风丝雨入窗寒,车过云水又一村。——(当代)许元祥《雨中行——雨后车次白洋河岸》
  (346)且因苍生方笃笃,又为名利更碌碌。——(当代)许元祥《江湖》
  (347)倚楼笑看风云起,从兹淡看江湖路。——(当代)许元祥《江湖》
  (348)长笑笑平生,高歌歌凡尘。寒风杀绿意,明朝又相逢。——(当代)许元祥《笑里藏梦》
  (349)为博红颜倾一笑,问鼎逐鹿甚劳劳。——(当代)许元祥《读鲁迅<惜花四律。步湘州藏春园主任韵(二)>并观注,有感》
  (350)文章独步天下,赚得欧阳。只宠也文章,辱亦文章。——(当代)许元祥《八声甘州·千年后江湖一狂客遥寄苏子》
  (351)风云常变幻,君自以笑当。——(当代)许元祥《八声甘州·千年后江湖一狂客遥寄苏子》
  (352)自此后,着意浮生,无心官场。——(当代)许元祥《八声甘州·千年后江湖一狂客遥寄苏子》
  (353)清姿出浊尘,顾影颇自怜。微雨黄昏后,独登楼,看新秋,雨绵绵。 年华已荏苒,故剑情更深。悲风一何哀?无妨!默默—— 惜取流年!——(当代)许元祥《有恋》
  (354)风雨断肠夜,斯人独暗伤。徘徊一何久,红泪湿春衫。——(当代)许元祥《赠洁姐姐》(四首选三)(其一)
  (355)未必多情空余恨,大抵痴心只剩伤。——(当代)许元祥《赠洁姐姐》(四首选三)(其二)
  (356)春柳奕奕芳草喜,流水匆匆落花残。最是人间道不尽,万种风情万事难。——(当代)许元祥《赠洁姐姐》(四首选三)(其二)
  (357)成者为王,对潇潇暮雨,也堪含泪忆年华,猛忆旧欢似梦;洁质如玉,观浩浩长江,不许有梦负平生,惊觉前尘如烟。——(当代)许元祥《赠洁姐姐》(四首选三)(其四)
  (358)天意怜幽草,幽草复怜天。行行重行行,浩浩亦绵绵。——(当代)许元祥《部分关于我笔名诗歌》(四首)(其一:幽草怜天)
  (359)爱过方知情深重,醉过才觉酒意浓。今朝何妨一笑傲,明日阳关第几重?——(当代)许元祥《部分关于我笔名诗歌》(四首)(其二:方知酒浓)
  (360)抛却万里梦,换取美人心。——(当代)许元祥《部分关于我笔名诗歌》(四首)(其三:许我今生)
  (361)少年白马篇,白发梁父吟。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当代)许元祥《部分关于我笔名诗歌》(四首)(其四:未济生)
  (362)本无清姿效巢许,岂有书剑学苏辛? ——(当代)许元祥《乙丑中秋有怀》
  (363)依稀去岁柳依依,分明今夜月亭亭。我在江湖君天涯,同怀此心向月明!——(当代)许元祥《乙丑中秋有怀》
  (364)曾羡周郎醉舞剑,而今曲误倩问谁?万种风情逐逝水,千般相思付劫灰。——许元祥《写意两章》(其一:写愁)
  (365)我纵有愁写不得,惟将胸襟托紫微。——(当代)许元祥《写意两章》(其一:写愁)
  (366)孤身四海一帆恨,兄弟飘零两不知。对镜方惊潘鬓老,举杯只惭陆海穷。——许元祥《写意两章》(其二:写恨)
  (367)梦到醒时知是梦,恨到浓时味亦醇。——(当代)许元祥《写意两章》(其二:写恨)
  (368)锦字一行心千绪,秋容半展梦万端。——(当代)许元祥《赠邱瑾》
  (369)本来江湖事未了,又添家山愁在心!——(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
  (370)走遍千山万水,英雄不甘寂寥。——(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
  (371)幸有薄泪酬知己,憾无好计慰平生。——(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四)
  (372)我纵痴狂不善感,此生注定是多愁。——(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五)
  (373)舍外桃花猛忆雨,阶边绿草暗惊春。——(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六)
  (374)相逢恍如初见,往事也只堪风中怀念,让旧日风雨阳光,都作了双飞的雁,留不得一片飘零枫叶。欠、欠、欠,情深几许,已是旧年!——(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七)
  (375)心安四海可为家,情多随处可吟诗。——(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八)
  (376)脸上分明无多笑,胸中依旧如许愁。——(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九)
  (377)一路思君太癫狂,半生误我是聪明。——(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
  (378)幸有艰难可炼骨,依然倜傥一书生。——(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一)
  (379)风霜历尽存骨相,荣辱尝遍见胸襟!——(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二)
  (380)只得知交有几人,何必相识满天下?——(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三)
  (381)且喜少年情怀依旧,且爱旧日花开如梦,且愿人生锦路常在!——(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四)
  (382)问官哪得富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五)
  (383)问君我于何处寻?同是深闺梦里人!——(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六)
  (384)爱君如梦,忘君如烟,思君如雾,别君如风!——(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七)
  (385)待回归,且安眠,明朝再看艳阳笑,同洗寂寥,同追欢颜!——(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八)
  (386)为展平生志,江湖我独醉!——(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十九)
  (387)锦上添花何纷纷?雪中送炭真寥寥!——(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
  (388)夜来暗侵梦,风起猛忆君。——(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一)
  (389)微雨写新荷,清风抚旧梦。——(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二)
  (390)晨动舞新剑,夜来温故书。——(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三)
  (391)秋雁无端怨秋雨,春花有意谢春风。——(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四)
  (392)饶是秋水洗情痴,也合含泪忆华年。——(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五)
  (393)风无相,云无常,梦无痕,楚无非。——(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六)
  (394)忍抛浮名随风外,肯将衰朽惜残年。——(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七)
  (395)依稀去岁柳依依,分明今夜月亭亭。——(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八)
  (396)信口马上吟,叱咤傲风云。——(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二十九)
  (397)一山一水一书生,半梦半醒半飘零。——(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
  (398)昨夜细雨惊起梦,醒来魂惊。枕上新洇清泪痕,旧事前尘皆胧朦!——(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一)
  (399)故国不堪忆,潇洒费思量。西风冷,秋雾凉,易水寒。孤客梦中梦,夕阳山外山。——(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二)
  (400)一梦光寒十四州,烟花缭乱怯登楼。佳人难得家国幸,英雄也有如许愁?——(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三) (401)文学何物?经纬天地,和谐人间,温梦暖心,消愁解郁也,其可振心志,融冰雪,照人寰,从之,无悔,实在当世第一美事矣!——(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四)
  (402)已无萧瑟同春去,更有惆怅随秋来。——(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五)
  (403)但得素手温清霜,何需烈酒烧块垒?——(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六)
  (404)秋去冬来,春将如梦,夏已成哀。——(当代)许元祥《许氏诗句》(三十七)
  (405)我爱江南春色美,亦爱北国秋意荣。我有英雄浩然气,也有儿女浪漫情。——(当代)许元祥《自画》
  2010年2月3日 安庆
  
众人说许

  施伟:《春愁也载不动的小许》(诗歌)
  你恰如天上的一片云
  被圣洁的光芒照耀
  在众人讶异的凝望中
  轻轻的飘向远方
  没有一个方向有你追寻的目标
  没有一块土地是你扎根的地方
  你不属于这庸俗的人间
  你是来自那天上
  心中吹起的风儿,推动了你的身躯
  四处流浪
  流浪完春
  流浪完夏
  流浪完秋与冬的时光啊!
  只剩下挥不去的才华
  小许呵——
  春愁编织的船儿
  却如何能够载动
  你的笑容
  你的身躯
  和那满腹的才华
  与外国友人施伟:《春愁也载不动的小许》(随笔)
  每次读稼轩"少年不识愁滋味"的词句,总会令我想起小许来,或许在我的印象里,小许便是那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吧。他是我来这个学校认识的第一个同学,那日,天空飘着细雨,当我披着雾气,顶着雨珠走进寝室,小许早已经端坐其中了。那夜寝室里只有我、小许和兆东,或许缘分这东西真的很怪,人也真的很怪,我们虽是初逢,却有着一种相识多年的感觉。傍晚我们坐在窗前,听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聊往昔的生活,聊各自的家乡,聊这座这个我们即将在此生活的学校,聊这座皖北小城,直到深夜睡去方止……
  施伟:(杂谈)
  在这亳州师专诸位领导将要作出开除小许决定的前夕,我谨代表“216”寝室其余七位兄弟,对小许这位好同志、好兄弟的离去表示深深的惋惜,对作出这一决定的诸位领导和为促成此决定终日奔波的某副教授进行强烈的谴责,并号召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们就要用他去杀死敌人。
  “安天下英雄,万里长江,镇锋塔下宋元明清;
  庆古今贤才,百年桐城,方苞坟前翩翩少年.”
  _____216寝室诸兄弟赠弟元祥(杂谈)
  陈兆东:(杂谈)
  许元祥新时代的许文强
  大家都去看文哥啊!就是祥哥啦!


扩展阅读:
1.百度
2.http://blog.sina.com.cn/u/1574485771
3.http://654261628.qzone.qq.com
 

http://baike.baidu.com/view/1920432.htm?fr=ala0_1



分享按钮>> 清明节的由来与传说
>>岷江敖氏发谱仪式演讲稿